主页 > 明升体育 >胡宏伟:“链长制”首创于浙江是必然

  中新网杭州12月24日电(张煜欢)“浙江本身就有推动改革发展、制度创新的生态土壤。‘链长制’在浙江作为一个制度创新也就成为一种必然。”24日,澎湃新闻副总编辑、浙商总会新媒体委员会轮值主席胡宏伟说,“链长制”的出现依托于浙江区域经济制度演变,是自发的市场与自觉的政府结合的产物。他提出,在逆全球化的背景下,“链长制”不是终点而是开始。

论坛现场。 王刚 摄
论坛现场。 王刚 摄

  当日,2020中国开发区产业链路演暨“链长制”论坛在浙江杭州举行。

  “链长制”是浙江省商务厅在全国首创的工作制度,旨在推动经济开发区产业链高质量发展。2019年8月,浙江为推动区域块状特色产业做大做强,并考虑到复杂国际经贸形势对国内产业链的冲击,“链长制”应运而生。

  胡宏伟提出,首先应在区域经济格局演变坐标上看“链长制”。

  “浙江的经济主体是由千百万个产权明晰的民营企业组成的块状经济。当年还没有开发区,是一个县、一个镇发展一个东西。”他举例,诸暨市大唐街道年产270多亿双袜子,占全球袜业的三分之一。

  “块状经济的基本特征非常明确,就是扁平化。这些企业格局都差不多,但它散而不乱,因为其背后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市场经济组合力量。市场是整合从无序到有序的最有利的工具,这就是组织构架的浙江区域经济1.0。”胡宏伟说。

  他指出,浙江区域经济2.0是产业集群,其和块状经济的根本区别在于后者是“一帮小兄弟”,产业集群经过十年、二十年的发展,崛起了相对强大的领跑者,有强者、弱者彼此相互配套。3.0则是资源聚合型的开发区,如果没有前面两者的铺垫,便不可能有更高层次的开发区的发展。

  胡宏伟指出,从扁平型块状经济1.0到雁阵型产业集群2.0,再到如今资源聚合型开发区3.0,“链长制”的出现依托于浙江区域经济制度演变。

  “我个人认为‘链长制’之所以能够被提出和成功,因为它给出了一个正确的价值取向。我概括为三个关键词:资源的有机整合、产业发展的有序整合以及经济发展的有效整合,这三者互为基础。”胡宏伟说。

  其抛出一个观点,“链长制”是自发的市场与自觉的政府结合的产物。

  他表示,从1980年代温州模式中政府的“无为而治”,1990年代义乌经验中的政府“适度有为”,再到21世纪杭州现象所代表的政府“有限有为有效”,浙江各级政府在充分激活民间活力基础上,对什么是政府行为做了非常好的循序渐进式的自我探索。

  胡宏伟提出,“有限”和“有为”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推动“有效”。从这个逻辑来看,“链长”是由开发区所在市(县、区)的主要领导担任,“链长制”在浙江的出现是一个非常清晰的政府行为。这亦是复杂环境下自觉政府的必须行为。一个自发的市场和一个自觉的政府,两只手应该紧紧相连。

  “链长制”本身是产业链的创新思维,其如何形成真正可持续的制度安排?

  “我们看到在疫情之后出现了所谓的逆全球化。‘链长制’出台只有一年,我认为它出台的背景特殊,带有一定应对复杂格局的救急色彩。”胡宏伟说。

  其称,虽然“链长制”已经在国内许多省市的开发区有了普遍的复制和推广,但随着外部环境、地缘政治环境发生许多新的变化,“链长制”如何以不变应万变,去寻找背后真正既能适应变化,又能把握经济发展、产业发展必然性的共同制度建设与制度探索,还有太多悬念和未知。

  “‘链长制’不是一个终点,一定是一个开始。我们要让‘链长制’从特殊时期的政府性举措,最终经过长期的探索,使起在理念建设、制度建设方面长期化、完善化、可持续化。”胡宏伟说。

  据悉,2020中国开发区产业链路演暨“链长制”论坛由浙江省商务厅主办,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和浙江省开发区研究会承办,中国开发区协会和长三角开发区协同发展联盟支持。(完)

【编辑:郭梦媛】